◈ 讓你打職業,沒讓你開無雙第4章 引導者與其他新人在線免費閱讀

讓你打職業,沒讓你開無雙第5章 藍紋龍魚在線免費閱讀

意料之外的聲音出現在南方有木頭頂,而隨着鼠標對視角的滑動,紀圓也看清了那裹挾着氣流降落的龐大精靈所為何物。

雄壯的巨鷹載着陌生玩家降落,其標誌性的堅毅羽翼與額前白羽,讓經歷過內測時期的紀圓一眼認出,這是一頭生命等級極高,且被訓練培育的很好的高階精靈。

斗天傲鷹,盤旋於天穹之上的頂級獵食者。

但讓紀圓意外的並非新手教程里出現斗天傲鷹,而是駕馭着斗天傲鷹的玩家。

如果他沒記錯,自己應該是在新手教程里才對,難不成新手教程直接對接龍語大陸了?

……

很快,來自斗天傲鷹之上的三位玩家替紀圓解了惑。

新手教程並未無縫對接在龍語大陸,也就是遊戲大世界裏,它存在於獨立大世界之外的碎片小世界之中,由設定里不斷孵化世界的孵化者所生成,只有在新手教程結束後才會將玩家傳送到龍語大陸的初始城鎮之中。

不過新手教程並非只存在唯一玩家,他不像其他遊戲那般為每一名玩家生成新手教程,而是將玩家隨機傳送到碎片小世界之中,由任務系統引導玩家通過新手教程。

所以有些時候就會出現,些許新手玩家在碎片小世界裏直接碰面的情況。

隨着斗天傲鷹降落的三名玩家之中,有兩位運氣不錯,人物建模生成的相當養眼的女性玩家,ID分別為餐巾旁的小麵包和泡芙梵梵,一個藍毛,一個蘿莉。

這兩位和南方有木一樣,都是新手玩家賬號。

而駕馭斗天傲鷹的自然不會是新手玩家,他的ID名為駱封,是「引導者」。

所謂引導者,便是在碎片小世界裏,引導新手玩家完成新手教程,並藉此獲取一定收益的老玩家。

引導者的實力波動極大,有強有弱,但能駕馭斗天傲鷹的引導者,在玩家群體中也必然是高手那一檔的。

伴隨着彼此的閑聊,在得知小麵包和梵梵是好友後,駱封也是笑着保持驚訝到:「新手教程並不存在組隊機制,像這種同時進入遊戲後被分配到一個碎片小世界裏的情況,概率是非常非常低的。」

駱封有後半句話沒講。

能在一個碎片小世界裏遇到三個妹子,那概率也是非常非常低的。

因為紀圓沒有連接實時語音系統,所以他是通過打字產生的文字泡來和三人交流,三人也並未詢問紀圓性別,畢竟在決勝召喚那鎖性別加隨機建模的程序下,沒有人可以自定義遊戲角色外形,因此三人都先入為主,覺得南方有木背後的操縱者也是個妹子。

紀圓並不知道自己被他人誤會,他只注意到梵梵身邊已經跟着一隻可愛的大頭蜥蜴模樣的精靈,那精靈與梵梵還未培養起足夠信任,因此雖然遊盪在梵梵腳邊,卻很少有蹭褲腳之類的親密行為。

靈火幼蜥,初始一階生命等級的爬行種,梵梵能在這裡契約到親和火元素的精靈,所以…這座島嶼**區域的高山之上,果然存在活躍火山口么。

紀圓在思考,自己要不要去找一找那些火山口。

親和火屬性的精靈,在前期的優勢一向是比較大的。

不過當他得知火山口在山的另一邊後,立馬放棄了這個想法,雖然駱封表示可以駕馭着斗天傲鷹帶着南方有木過去,但紀圓嫌麻煩直接表示算了。

而駱封三人之所以出現在南方有木面前,也是因為小麵包想契約一頭水屬性的精靈,所以駱封才會駕馭着斗天傲鷹將兩人帶到海邊,並最終碰巧遇到了南方有木。

水屬性…不太行。

在紀圓的計劃里,他需要去一趟北澤以北的極北冰寒之地,那裡氣溫極低而且存在不少擅長凝水成冰的元素精靈,水屬性精靈在面對它們時會被限制的很厲害,不能作為首選。

「…既然這樣,那你們兩個就先在這附近看看吧,如果看到什麼初始屬性強大的精靈或者喜歡的精靈,可以嘗試着契約,嘗試失敗的話就聯繫我,我手裡有不少初級空白契約卡。」

受限於系統限制,駱封不能幫助新手玩家快速通關新手教程,因此他只能留下一些叮囑,並駕馭斗天傲鷹回到天空。

【與新手玩家接觸的時間】也算系統限制之一。

駱封先前載着小麵包和梵梵飛行跨越了大量區域,已經收到了系統的警告,不得不暫時離開。

然後紀圓就稀里糊塗的跟着小麵包和梵梵走在了沙灘上。

如果沒記錯,他之前剛離開沙灘來着。

不過…算了,反正自己想契約的精靈不說隨處可見,多少也是數量眾多,會飄到沙灘上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梵梵,你的小蜥蜴似乎有點不開心哎。」小麵包邊走邊看靈火幼蜥,後者如小麵包所言,踏足在沙灘上時,一股子乏力萎靡的樣子。

「啊…真的哎,那怎麼辦…我的血瓶已經用掉了…」梵梵見狀,也是立刻着急起來。

「啊沒事,我還有一瓶…」小麵包話音剛落,手裡就多了一瓶初級恢復藥劑。

紀圓看不下去了,趕緊打字道:「等一下!」

頂着二女疑惑的目光,紀圓嘆了口氣,打字道:「靈火幼蜥之所以萎靡,是因為沙灘環境下水元素濃郁,靈火幼蜥作為親和火元素的精靈,在當前環境下會感受到些許壓抑,你只需要把它從地上抱起來,讓它四足脫離沙灘,它就會好受一些。」

「是這樣嗎?」梵梵和小麵包異口同聲的問道。

紀圓欲言又止,他……他繼續打字道:「靈火幼蜥只是狀態不佳,又不是受傷了,用掉一瓶初級恢復藥劑也太浪費了…而且初級恢復藥劑也不能抵消掉環境因素,真要用了藥劑,不一會兒靈火幼蜥就會重新陷入萎靡之中,治標不治本。」

「哦哦哦!」二女這下懂了。

但很快,看着一動不動的梵梵和小麵包,紀圓心頭閃過一絲不妙。

果不其然,梵梵很快問道:「….要怎麼把它抱起來?」

「…靠近,互動,抱起來。」紀圓打字道。

片刻後,梵梵抱着恢復些許精氣神的靈火幼蜥,和小麵包在一旁歡呼雀躍,後者則不斷的逗弄靈火幼蜥,顯然也是沉浸在「互動」這一功能的快樂之中。

紀圓微微嘆了口氣。

他當初又何嘗不是如此。

不過當他目光划過沙灘之外的大海時,卻是略微一愣。

屏幕里藍天白雲,看似啥也沒有。

但對自身動態視力極度自信的紀圓皺着眉頭轉動視角,並最終鎖定在一處礁石之中。

那兒的浪花似乎有些不對勁。

「我去前邊看看。」

紀圓打字道。

但也因為他是打字,沉浸在逗蜥蜴之中的二女並未看到,而紀圓一開始也沒打算帶上二女,只是徑直離開。

他所控制的南方有木基礎素質極高,那危險的礁石在他控制之下更是如履平地,不一會兒便成功抵達現場。

浪花微紅。

三頭身軀修長,面目猙獰的鯊魚模樣精靈,正在礁石外徘徊不去,而礁石之上,是一條散發著淡藍色微弱光芒,渾身血液流淌不止的特殊游魚精靈。

吸引紀圓目光的並非那特殊游魚精靈即將死去的身軀,而是其腹部閃爍着的,明顯要亮上許多的另一團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