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你打職業,沒讓你開無雙第1章 決勝召喚在線免費閱讀

讓你打職業,沒讓你開無雙第2章 小號在線免費閱讀

決勝召喚是一款精靈對抗網遊,點卡制,跨時代,純黑科技。

這是紀圓對決勝召喚這款遊戲的認知。

他也覺得離譜,到底是什麼公司能在默默無聞的前提下一夜之間整出個這麼個遊戲,低配電腦隨便帶,畫質直追30系還流暢高幀。

這也就算了,遊戲內容還充實的要死,說是精靈對抗網遊,可實際上還涉及到幾乎難以被探索完的超大開放大地圖,以及無數獨立建模拼湊的沉浸感真實感爆棚的環境互動效果。

打個比方,紀圓內測那會就把一整座森林給燒了。

放火燒山牢底坐穿。

紀圓不出意外就被npc追殺了好久,最後不得不躲到大世界以西的荒漠深處,企圖通過收服當時最難攻略的神級精靈來完成逆天翻盤。

然後…然後就寄了。

倒也不是遊戲寄了,而是紀圓現實生活出了很大的岔子,他自己差點寄了。

等他緩過神來,決勝召喚別說內測了,公測都已經運營了一年多了。

不出意外的,決勝召喚公測即爆炸,席捲全球,熱度空前高漲,聯盟很快便將其劃入電競範圍,賽事成立。各大俱樂部也是組建戰隊下場,那些內測,公測時期出現的天才玩家大多被招攬進隊,並於年前展開了質量極高的賽事對抗,為電競行業狠狠添了一把新火。

紀圓是幾天前來到這家網咖的,橘子電競網咖。

這網咖老闆和紀圓認識,不過那也是一兩年前的事情了,老闆一開始也沒認出紀圓,只覺得是哪個不長眼的小乞丐莫名其妙混進了網咖,剛打算讓手底下小網管給人趕走,便被紀圓喊住。

兩人相認後,老闆有些驚疑不定的問道:「你是穿越了中古異世界剛回來?」

不怪老闆,實在是紀圓現在太過落魄。

好在好心老闆最終決定給紀圓分配到一間包間里上網,一來照顧老友二來也不影響大廳生意。

這兒的單人包廂並不搶手,給紀圓倒也沒什麼。

紀圓在網咖里呆了好幾天,直到把錢花的差不多了,才起身出門,卻也沒有下機,只是想着出去買點吃的喝的。

在他的電腦屏幕上,正播放着上屆決勝杯的冠軍決賽,雷霆戰隊對抗肅秋戰隊的比賽回放錄像。

鍵盤被略微挪開,取而代之的是一本髒亂的筆記本。

上面寫滿了清秀的字體,記載了紀圓對這些戰局的看法。

……

紀圓從地攤里整了一套還算看得過去的衣服,把他原來那套被誤認為乞丐的衣服丟掉了。

提着泡麵飲料回來後,湊巧看到老闆在玩決勝召喚,老闆偶爾不忙的時候也會自己開台機子在大廳玩,作為重量級玩家,他一般還挺引人注目。

因為確實很胖。

紀圓瞥了兩眼。

喲,用的土台小象。

在跟…嗯…哦在被吻蜂追殺。

土台小象是一種中小體型的四足陸行精靈,象形且渾身土褐色,其頭頂與背部因為精靈特殊的習性導致常年包裹着厚重泥土,會導致土台小象在趴着休息時看上去像是一個小土台,因此命名。

吻蜂是小型昆蟲精靈,與正常的蜜蜂不同,其身軀更加的扁平,並且口器變成自上而下裂開的尖齒口器,會依靠靈活的行動力貼近獵物,用口器刺入獵物的血管後附着在獵物表皮上吸血為生。

因為吻蜂吸血過後製造出來的傷口粗略看上去很像一個吻痕所以得名。

一般來說吻蜂是不會去招惹土台小象這種身軀外表皮遍布着泥土的防禦型精靈的,泥土鎧甲會傷害到吻蜂脆弱的口器,土台小象天生的力氣也可以輕易碾碎吻蜂脆弱的身軀。

但吻蜂是群居精靈,而能被吻蜂追殺…老闆怕不是捅了吻蜂蜂窩。

老闆控制着土台小象載着他的遊戲角色,在叢林里狼狽逃竄,身後吻蜂密密麻麻,聲勢堪比發動機轟鳴。

奈何土台小象本身並不擅長速度,在加上土台小象本身來自平原地區,對於叢林地形也是相當的陌生,沒跑幾步就被吻蜂纏上。

土台小象尚且還能抵禦片刻吻蜂的襲擊,但老闆的遊戲角色就沒那麼高的抗性了。

只見那血條嘩啦啦的掉,沒一會就變成一個墓碑留在原地。

土台小象也因為訓練師的陣亡而化為光點消失。

老闆眼睜睜的看着眼前的畫面變成黑白並漸漸灰暗下去,靈體化的角色出現並開始自動往城鎮方向邁步,屏幕下方一個三小時的倒計時與老闆的哀嚎同時出現。

「啊西…又寄啦。」

老闆哀嚎,回頭也是瞥見紀圓,後者樂呵呵的問道:「怎麼被吻蜂追殺?」

「唉,說來話長,我本來只是想去森林裏找點白衍菇,都約了人了…」

紀圓略微點頭,白衍菇,算是比較稀有的高階素材,一般只有深入森林後才能遇見,且大多情況下都會有野生精靈在附近活動,獨狼玩家還是很難採集到這種素材的。

「…然後運氣賊差,撞上吸血蜂了。」

哦,吸血蜂。

紀圓有些好笑。

吸血蜂作為吻蜂的上位進化形態,具有極強的領地觀念,一般的中小型森林裏很少出現複數形式的吸血蜂,即便是大型森林也很少出現單手之數,老闆能撞上吸血蜂,還能活着跑掉……雖然最終還是死在吻蜂蜂群的追殺之下,運氣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那幾個跟老闆組隊的玩家…應該是被吸血蜂幹掉了。

老闆唉聲嘆氣下,點了快速復活。

「得快點買活…我今天可是好不容易才採到兩個白衍菇的,千萬別掉了呀…」

決勝召喚這遊戲玩家死亡也是存在物品掉落懲罰的,掉落物會寄存在玩家墓碑之中,墓碑會保留十二個小時,期間墓碑可以被任何攻擊破壞,墓碑內的物品也可以被任何單位拾取,而如果墓碑沒有被破壞的話,則會在十二個小時後自動損壞,其中物品如果沒有被拾取則也會跟着消失。

老闆顯然是擔心自己花了一條命採集的稀有物品消失,剛復活就馬不停蹄的向著城外跑去。

紀圓看了一會,便知道老闆所在的區域是世界以北的北澤區域,但並不靠北,至少森林構成和精靈構成都屬於中部偏北的情況,不存在太多的雪松雪杉與走獸,昆蟲類精靈數量也不少。

老闆最終還是丟失了一株白衍菇。

復活後發現丟了一株,回去查看時發現墓碑已經被破壞,估計是其他玩家或者野生精靈乾的,這讓老闆好一陣哀嚎。

紀圓笑了笑,便起身回自己那包廂去了。

結果剛一開門,他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