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爬塔遊戲,我卻要從上往下爬?第5章 內幕?在線免費閱讀

爬塔遊戲,我卻要從上往下爬?第6章 來自不同星球的你們呀在線免費閱讀

雨後的廢墟之上散發出些許詭異的氣息,尤其是某些高牆之後,還暗藏着些許毒蟲。

雖說這些毒蟲的民主屬性並不算高,但其數量極多,不注意就有可能被它們蟄上,到那時,沒有解毒劑的喻珉筠只有死路一條。

「真是麻煩死了,還不如當初直接被史萊姆撞死。」有些不滿地嘟囔着,喻珉筠甚至覺得自己還是早點解脫比較好。

儘管這種想法打從一開始就縈繞在他的腦海之中,始終沒有散去。

「算了,先不思考這些問題了,還是先想想怎麼能離開這裡吧。再待下去……100層的難度,夠我死一百次的了。」

看着還在緩慢上升的死亡人數,喻珉筠知道,炎月魔女還在追殺還在1層的倖存者。

雖說現在還沒有出現新的懲罰,但是現在的情況早已刻不容緩。

而那些僥倖抵達2層的人也不是說就安全了,七天以後,如果他們還沒有到達第3層,那麼等待他們的只有一個結果。

看了一眼自己所在的分群,人數已經只剩下不到三百人,狀況不可謂不慘烈。

而剩下的大部分人也是才到第2層,少數在第3層,只有極個別的在第4層及以上。

「居然會是這樣……」喻珉筠看着群里焦灼的那些人,不由得垂下眸子,「炎月魔女嗎?呵,還真是一如既往啊……」

「一如既往的噁心。」低聲罵著,喻珉筠的心也如同墜入冰窟,「那些火史萊姆應該全部陣亡了,熾蕊樹現在應該也沒有完全恢復。」

「不過,如果只有這些也對不起這100層的難度。」

「所以,應該還有我沒有發現的隱情和內幕。」

喻珉筠深吸一口氣,「那些人,還沒有放過我嗎?還是說是沒有放過這個世界?」

忽的,地面開始劇烈的顫抖,勉強穩住身形,喻珉筠開始判斷震源方向。

確認完畢以後,喻珉筠竭力穩住步伐,朝着判斷的方向奔去。

遠處是是一隻渾身散發著猩紅色光芒的,由一顆顆巨石組成的怪物。

通過明鏡,喻珉筠不難判斷出那究竟是一隻怎樣的怪物。

熔焰巨魔,這邊是本層的大boss。

各項數值都很高,毫不誇張的說,是之前遇到的熾蕊樹的二十倍還要多。

即便是受到昨天那場雨水的影響,這隻熔焰巨魔的屬性依舊是可以輕鬆解決喻珉筠的。

「麻煩了……果然,這天要我死啊!」

喻珉筠心底滿是悲涼,卻也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做什麼。

感慨歸感慨,喻珉筠雖然是個喜歡擺爛的悲觀主義者,但也從未想過用這樣一種方式逝去。

「拜託,老天保佑,一定要派上用場啊!」雙手合十不斷祈禱着,「希望老姐教我的辦法有用。」

低聲念叨着,喻珉筠神神叨叨的說了什麼,隨後天色突變,原本的晴空萬里瞬間就被一片白茫茫的雲覆蓋。

幾分鐘以後,天上開始飄雪,紛紛揚揚的,使周圍的空氣都下降了幾分。

雪勢越來越大,幾分鐘過後,整片廢墟都被蓋上了一層厚厚的雪。

抱着自己的赤焰劍,喻珉筠只覺得身上暖融融的。

「老姐不愧是十里八鄉最有名的神婆,教我的方法果然有用,阿嚏——只不過這雪是不是大了些?」看着還在不斷飄落的鵝毛大雪,喻珉筠心底升起些許害怕,「等等,我總不能會被自己搞來的雪凍死吧?」

「等等,老姐好像也教過怎麼弄來着……」想到這些,喻珉筠的聲音逐漸變小。

他這才發現一件尤為詭異的事情——他怎麼也想不起自家老姐的樣子了。

包括她的聲音,她的種種,這顯然是一件相當不正常的事情。

當然想不起來的,不僅僅只有自家老姐,還有這不少其他的事情。

甚至就連自己的過去也變得那樣的模糊不清。

關於自己,喻珉筠能想起來估計也就只有自己的名字了吧?

至於自己此前是做什麼的,又讀了哪些書喻珉筠是什麼都想不起來。

但是自己的一些小習慣似乎沒有那麼容易被抹除,就像是他還記得自家老姐教給自己的一些奇奇怪怪的法術。

不過,這個世界原本是存在法術的嗎?

想到這些,喻珉筠試探性的點開聊天欄,看着總群的人數,上面寫着【總人數:200億人 】。

這個人數顯然比他所在的星球上的總人數加起來還要多,所以,難不成這個遊戲的參與者不只有他所在的星球?

亦或者,這個遊戲的所有參與者均來自不同的國家?

顯然這些也只能停留在想法階段,畢竟自己現在所在的層數還是過於引人矚目了,喻珉筠肯定不會就這樣去發言的。

「有沒有匿名……找到了,不過需要匿名卡啊!還真是,熟悉的網遊風。」無奈地扶着額頭,喻珉筠哭笑不得地感慨着。

「算了,那隻熔焰巨魔的屬性……現在差不多了。」下定決心以後,抱着視死如歸的想法,喻珉筠直接一臉壯烈地沖向那隻熔焰巨魔。

或許是因為這場雪過於阻礙視線,又或許是那隻熔焰巨魔從未見過雪花,總之那隻熔焰巨魔的行動相當緩慢,根本就打不中喻珉筠。

總之,稍微費了一番功夫以後,那隻熔焰巨魔成功化作一堆灰燼。

而喻珉筠也得到了不少新的材料,不過這些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和垃圾差不了多少。

唯一能派上用場的,估計也就是那張匿名卡吧?

這張匿名卡不僅可以隱去自己的一切消息,還可以將自己的消息完完全全的偽造成另一個人。

也就是說他可以變造一個新的身份,畢竟這個世界這麼大,還有着這麼多人,更不是面對面,自己的身份自然是可以隨便給。

想着這些,喻珉筠編輯好自己的新身份,是一個叫於舒華的年輕男子,而目前所在樓層則是寫上了3層這個還算是中規中矩的樓層。

現在的總群幾乎沒有一個人發言,大家似乎更加樂意在自己的小群里交流。

也因此,喻珉筠的發言一出,瞬間就引起許多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