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爬塔遊戲,我卻要從上往下爬?第9章 和開掛有什麼區別?在線免費閱讀

爬塔遊戲,我卻要從上往下爬?第10章 第一?成功解決!在線免費閱讀

跟着納斯,喻珉筠最終來到了一座小木屋前。

而門口則是站着一個身材高挑的女性,她正一臉認真的烤肉,似乎並沒有注意到納斯和喻珉筠的靠近。

而納斯則是一路小跑到那個女性的身邊,輕輕地抱住了她的腿,就像是在撒嬌一般,笑盈盈地說著:「姐姐,我回來了!我還帶着一個很帥的大哥哥!」

女生只是寵溺地摸着納斯的腦袋,隨後抬頭看了一眼喻珉筠,臉上閃過一絲錯愕,不過很快就恢復常態,噙着笑,輕聲說道:「你好,我叫楊夏沫。謝謝你幫着照顧納斯。」

「沒什麼,等等,你就不怕我是壞人?」喻珉筠一臉驚訝地看着楊夏沫,「還有,你們……應該不是親姐妹吧?」

「直到現在你都沒有傷害過納斯,也沒有對我動手不是嗎?」楊夏沫輕笑一聲,雙手也是隨意的擺動着,「至於姐妹……稱呼而已,是否真的有沒有血緣關係也不重要吧?」

「哦~原來如此。」喻珉筠故作深沉的深吸一口氣,「對了,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我呢也沒有找到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所以……方便讓我借住一晚嗎?」

「當然可以,畢竟我已經許久都沒有見到過新的面孔呢。」楊夏沫爽快地答應下喻珉筠的請求,快到似乎都沒有怎麼思考過一般。

「快請進吧,草原的夜晚還是很冷的。」說著,楊夏沫直接推開門,示意喻珉筠先進去,而納斯則是一直藏在楊夏沫身後,一句話也沒有說。

而喻珉筠看着還算溫馨的小屋,心底不由得升起些許不對勁的感覺。

就像是一個迷路許久的長途旅人突然回到自己家中,喻珉筠居然對這裡產生了些許留戀。

「對了,楊夏沫小姐,我們之前見過嗎?」喻珉筠深吸一口氣,聲音也有些不自然地顫抖着,「還有,方便說說草原的情況嗎?」

「抱歉,我的印象之中並沒有與您相似的人。」楊夏沫輕輕地關好房門,順便把已經烤熟的肉端了進來,「吃飯吧,草原上的情況有些複雜,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

「好,那就先謝謝您的招待了。」喻珉筠依舊顯得有些拘謹,語氣之中滿是對楊夏沫的害怕。

「不用那麼緊張,直接叫我夏沫就好……也可以叫我沫夏。」楊夏沫坐在喻珉筠對面,同時用手示意他也趕緊坐下。

見喻珉筠坐下以後,楊夏沫開始為納斯加菜,小心翼翼地照看着納斯的狀況。

「為什麼會有兩種不同的名字?」喻珉筠不解地看着若無其事的楊夏沫,心裏卻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在楊夏沫開口之前,已然有了答案。

「哈哈,這個嘛……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的名字了,不過我的身上有一塊碎的不成樣子的木牌,只能勉強認出上面寫着「沐」「夏」二字。」

「那塊木牌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所以下一次呢,我就覺得上面寫的會是我的名字。」

「只有我的這個姓氏嘛……許是因為草原上的那些羊吧。」

楊夏沫苦笑着解釋着,她目光溫和地看着喻珉筠,「請不要在意這些,只是我個人的想法。」

「沒事……」喻珉筠獃獃地搖了搖頭,自己則是有一口沒一口的吃着這頓還算豐盛的晚餐。

吃過晚餐以後,納斯看着一本不知名的書,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而喻珉筠總算是找到時間與楊夏沫開始談論草原上的狀況了。

「所以,你有什麼問題就直接說吧,畢竟,我已經很久都沒有這樣與人交流過了。」楊夏沫左手放在胸口,臉上浮現些許淡漠與悲哀。

「好……所以天草原之上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何會許久都沒有出現過人類了呢?」喻珉筠深吸一口氣,直接問出一直困擾自己的問題。

「許久以前,這片草原上出現過一個魔女,其名為「炎月魔女」。」

「她的實力異常恐怖,只是一天時間,生活在草原上的人幾乎被全部屠盡。那時的我只是一個旅人,碰巧路過這片草原,我曾想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畢竟我是獵魔人,不能對這樣的事情坐視不管,所以我選擇留下,一邊散着碰巧存活下來的村民們,一邊想辦法對付「炎月魔女」。」

「雖說最後我成功的將「炎月魔女」封印,但我也被永遠的困在了這片草原,或許只有當「炎月魔女」身亡以後,我才能離開這裡。」

「或許是因為長時間待在這片草原之上,受到了來自「炎月魔女」殘留的能量的影響,我對於我的事情也忘了不少,而能夠回憶起來的越來越少了。」

「若不是那塊木牌,我甚至有可能會忘記自己的名字。而納斯,則是我在草原上碰巧發現的倖存者。」

說到這裡,楊夏沫看了一眼納斯,深吸一口氣,臉色變得尤為陰沉,「我不忍心看着那樣一個孩子孤身一人生活在草原之上,便一直把她帶在身邊,小心地照顧着她。」

「說起來,自從我遇到了她以後,居然已經過了那麼久。」楊夏沫長嘆一聲,「至於為什麼沒有人回來?我推測,或許是因為他們還懼怕着「炎月魔女」,害怕她的報復,在確認她死亡以前,不會再回來。」

聽完楊夏沫的描述,喻珉筠腦海里瞬間就勾勒出了多年前發生的一切的樣貌。

「原來如此,對了,我……應該算是一個冒險者吧?最近得到消息,據說「炎月魔女」最近已經被釋放,而她的活動和範圍就在附近。」

「雖說現在出來的只是她的分身,但協會那邊依舊派出不少人來解決她的分身。既然你這麼了解「炎月魔女」,可否出手幫忙,與我一起解決呢?」

喻珉筠儘可能圓滑地說著,還時刻注意着楊夏沫的表情,生怕自己說錯什麼,讓楊夏沫直接把他丟出去,讓他自生自滅。

「我就說我最近為什麼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呢……原來是這樣啊!好我幫你。」楊夏沫依舊沒有怎麼思考,直接答應了下來。

而喻珉筠心底在不斷地竊喜着,現在的他,和開掛有什麼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