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因鎖,末世!第4章 廢墟在線免費閱讀

基因鎖,末世!第5章 奇怪的救援隊在線免費閱讀

時間30世紀,3001年,2月6日,地震過後的三個小時。

哥,你你還在嗎,一聲哽咽帶驚慌的呼聲響在一堆廢墟中。

哥,在嗎!嗚嗚…

哥…嗚嗚…,我再也不凶了你了…

哥你那哪裡…,在哪裡…

廢墟中,一道身影,在聽到呼聲時,手指輕微的動了動。

隨後他緩慢睜開眼睛,九龍本想撐起身體,但是抬頭,咚——,一聲,差點沒把九龍撞傻咯。

我靠,九龍輕輕摸着頭,看着四周烏漆墨黑的四周。

然後一愣,就是立馬呼喊起來,九月,你還好嗎?九月…

本以為,喊了這麼久,依舊沒有得到回復,而感到絕望的九月,在聽到哥哥的回應破涕而笑。

哥我在這裡,我在這裡,九月努力的拍打着碎石牆。

九龍聽着九月拍牆的動靜,猜測出,九月應該沒有受傷。

但是九龍卻立馬制止了,妹妹的行為,說道:別拍牆壁,不知道,你現在的空間結構是否穩定,搞不會二次坍塌的。

哥,我害怕,不知道媽媽怎麼樣了,聽到哥哥的警告,九月沒再繼續這危險的行為。

但是隨後,又因為現在的困境而感到驚慌。

沒事的,我來想辦法。

九龍是個智商很高的人,就是比較懶散,雖說學習成績不好,但是不代表他愚蠢,只不過他的性格使然,使他對平凡的生活失去原有的衝勁。

覺得和平世界做條平凡的小鹹魚並沒有錯。

但是突然遇到這種的事情,他還沒有反應過來。

他反正也看不見,就閉上眼睛,開始思考。

讓自己先冷靜下來,在這種困境中,你不知道你會被困多久。

隨時都會死的環境,讓人很容易心煩和急躁。

但這不但不能解決問題,還可能會加速你能量的消耗。

從而崩潰做出錯誤的選擇。

感覺自己慢慢冷靜下來後,思考現在能幹嘛,怎麼能否得出。

在探清周圍的環境後。

九龍感覺到這個環境還挺大,能讓自己轉身,和跨出兩個步子,就是比較矮。

所以剛剛撞到了頭。

他又摸摸了自己口袋,發現一個重要的東西。

然後驚喜拿出來,當屏幕一亮,九龍就是心中一喜。

沒錯,九龍手機沒有被壓壞。

只是屏幕碎了了而已,對於現在的智能手機,只要不是黑屏都是可以用的。

相機燈的一亮,讓九龍提升了一絲安全感。

隨便看看了看周圍,發現都是牆壁鋼筋鋼筋,互相交錯把自己困住了。

雖說是個困境,但是也比,這些鋼筋直接插在自己身上來的好,不是。

看了一段時間,九龍發現有一個應該能出去的位置。

只是碎磚比較多而已。

然後很激動就是想站起來,但是他忘記,這個小空間只能蹲着走。

而後頭上又出現了一個包了,九龍來到碎石塊旁。

一個小時的整理總算是把這個洞口弄出了一個頭的大小,但是還是有兩根鋼筋攔住最後的去路。

九龍弄了一個多小時,雖不是很累,但是長時間的彎曲身體讓原本簡單動作,也浪費了許多精力。

九龍着這根鋼筋,撫摸了起來,應該有一厘米的直徑,雖說不算太粗。

但是建樓的鋼筋的鋼成分較多,比較硬,不易變形,但是卻脆呀。如果有工具弄斷他也只是時間問題。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看了周圍都有任何工具,九龍就是一陣頭疼。

九月聽哥哥在搬弄的石頭的聲音突然沒。

突然喊了一聲,哥,怎嗎樣了,你還好嗎。

沒事,遇到了問題,有鋼筋攔着。

九龍開始思考別的出路,但是蹲着走了一圈。

發現也就這裡最容易出去。

別的都地方都是大塊混泥土塊。想搬動他,沒工具,除非你超人了。

該死。

就在九龍沒有任何辦法的時候,妹妹的一句話,打破了這個絕境。

哥,地震的時候,我和你一起躲到床底時。

我本能的抓着一個你的那個箱子。就是不知道裏面有什麼。

九龍先是一愣,隨後笑到,這就是你現在想知道這個箱子的原因。

哥,誰叫你每次都寶貝的不得,給我看看不願意。

九龍,收了調侃之心。

說了一句,你把工具箱丟出給我,裏面有我們能出去的工具。

沒錯,這個就是九龍的工具箱,之所以,像九月說的那樣。

是因為這個箱子是小時候,父親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也是九龍的父親送給九龍最後一次禮物。

所以九龍一直都保護的很好。

即便,九月想看看裏面有什麼,都不給。

因為裏面有父親的一份信,雖然說得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關心,但是九龍覺得,父親就這次事故,好像早就知道一樣。

而且父親還給他一瓶,貼着娃哈哈標籤的奇怪液體。

並在信中開玩笑的說叮囑到。

如果那天遇到法律都不能保護你和妹妹的時候,那你就喝了它吧。

可是,這嗎遠,這個箱子這嗎重,我丟不到你那裡。

那你先別丟,我有辦法。

九龍開始脫衣服,因為他穿的是休閑T恤。

所以很方便就能用斷裂的角磚將T恤分解成布絮。

然後將一根根布絮綁起來,在尾部綁上石頭,就得到一個「拋繩」。

因為洞口只能伸出一隻手,又看不懂妹妹的那個方向在哪裡,在聽着妹妹的指揮。

試了上百次,才成功布條丟給妹妹。

九月將布絮繩綁在工具箱的提手上,喊了一聲,哥,好了。

好的,隨着繩子,慢慢回收,九龍很是興奮。

總算可以從這個廢墟出去了。

拿到箱子將上面鎖的墊在磚上,用另一塊磚砸開。

從工具箱找到了一把鋼鋸,雖然小了一點,但是慢慢將鋼筋鋸斷不是問題。

這一弄就是2個多小時,總算把最後一根鋼筋弄斷,並將九月也從廢墟了救了 出來。

九月見到哥哥,就是跑過去,緊緊的抱着哥哥,說了一句,讓九龍哭笑不得的話。

哥,我再也不凶你了,以後我一定聽你的話。

九龍摸着這個妹妹大腦袋,這樣會不會很累呀。

你想你平時那麼活潑突然轉性子,會對神經造成不可逆轉的傷的,你不怕嗎。

九看灰頭土臉的妹妹就是一頓忽悠。

哥你忽悠誰呢。你當我傻呀。

那有這種亂七八糟的的說法。

兩個開心聊了,隨便慢慢走出這廢墟。

沒有被廢墟埋在深處,對九龍和九月來說,就是上天最好的優待。

然九龍卻不知道,從廢墟出現在世界,反而更加危險萬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