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驚!貧窮的我竟然混進了上流社會第7章 奶奶說在線免費閱讀

驚!貧窮的我竟然混進了上流社會第8章 再現地下室在線免費閱讀

蘇彥舟興奮地拿着剛出分的數學試卷,朝翟余炫耀:「你看!厲害不?滿分一百二我一百一,還是A卷!之前誰說我數學到哪都不行的?」

看着他嘚瑟的模樣,翟余壓下想打他地衝動,無奈:「對對對,我的錯,我的錯。行了吧?」

二人就這麼你一句我一句的打鬧着,沒有注意到遠處一人一步停,一步走,慢慢地靠近着他們。

那人大約看上去只有三十幾的男人,但歲月的痕迹攀在眼角。走廊沒有什麼東西,地下也看不到外面的場景,所以人也少。但他還是會敲響不同人的房門,詢問什麼。

離得近了,才聽得清:「請問你見到翟余了嗎?她在哪?」聲音聽起覺得溫文爾雅,急切不失禮數。

蘇彥舟好奇問翟余:「那是誰?你認識嗎?」

翟余抬眼一看,直接拉着蘇彥舟的袖子頭也不回地想要離開。沒有接觸,蘇彥舟還是能感到她的慌張。他不免回頭看,臉確實溫文爾雅,卻遮不住本質的奸詐。

男人發覺二人,快步走來,扣住翟余肩膀。被轉過來的翟余面色發白,不知是恨還是怕。他似是哄着翟余:「回家吧,別任性了。家裡是沒錢,但養你和你弟弟還是夠的。」

蘇彥舟和翟余並肩,無聲告訴他與她同一。翟余聽出言外之意:「什麼意思?什麼叫別任性?什麼叫沒錢?錢都給你們那個光宗耀祖的好兒子了吧?」

男人壓低聲音:「這樣,之前我和陳家說好了,你明年成年訂婚,到了年齡結婚。然後再生幾個兒子傳宗接代,他們家說一個兒子二十萬,彩禮一百萬。

反正你也是要嫁人的,對不對?還不如早點嫁出去,給家裡做做貢獻,給你弟買輛車,買個房。」

逐漸有人走出房間看戲,吃瓜看戲、幸災樂禍、感嘆驚訝。無論什麼,但都沒有人走出願意說幾句:「她不是這樣的。」

所有人都不想沾一身腥,無趣或是有趣的生活中的人們都想來點調料。

「我不管你是誰,離開這裡。」蘇彥舟將翟余擋在身後,翟余很訝異他會站在自己面前。

男人一發狠,大喊起來:「你是誰?我就說啊!這小妮子早就不幹凈了,大家過來看看啊!

就是他,肯定就是他。是他玷污了我女兒!

雖然我女兒是和幾個上過沒錯,可我作為父親這個心也痛啊!我總不能眼睜睜看着她墮落吧?」

「我就說嘛,宓霽那小子目的肯定不純。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真是沒看出來,翟余那婊子裝的夠清純的,結果……嘖嘖嘖。」

「誰知道呢,她爸也夠可憐的。當初霍隊長就不應該把宓霽帶回來,和他爸媽死外面多好的。」

沒有動作,沒有恐嚇,單單是那些眼神和語音,似乎就將翟余刺個遍體鱗傷。

這不是第一次她爸抹黑她了,但她麻木不了,她總是在想,如果她不是女孩子是不是就好了?

翟余慌忙在原地:「不是,不是這樣的。宓霽他沒有……」

蘇彥舟直衝向面前的人:「有我在。」

男人慌忙後退:「你要幹嘛?打人可違法!」

有人攔下蘇彥舟:「給你能耐的,還敢打人?」

蘇彥舟意外:「霍……霍隊長?你怎麼在這?不對!他該打!誹謗造謠!」

霍宴清搖頭:「不,你錯了。力量不是絕對。給你,知道怎麼辦吧?」

遞過來的是喇叭,蘇彥舟望周圍的人,又看霍宴清的背影去和男人溝通,想了想,他還是決定:「咳咳。大家不信謠,不傳謠!翟余好好的,我也好好的!傳謠造謠的爛嘴!」

翟余看他這樣,破涕為笑,似乎,她也不會孤身一人了。

蘇彥舟將這話錄下來,循環播放。他打算好了,哪天他們不信了,就關了。

當然,後來喇叭被霍宴清扔了。

溫柏穿過人群,抱住蘇彥舟的腿:「你們都是壞人!我哥哥可好了!才不是你們說的?」

蘇彥舟笑着抱他起來:「等霍哥哥聊完天,我們四個去放風箏好不好啊?」

溫柏卻搖頭:「我不要,我好討厭他的。」

翟余在旁邊打趣:「哈哈,有人被討厭了誒。」

蘇彥舟笑掛在嘴邊,卻醉翁之意不在酒,撇了一眼霍宴清的方向。卻沒想到霍宴清早早談完看着他們,一隻看着自己笑,對視一瞬,眼裡笑意更甚。

頓時寒意攀上脊椎,僵着腳步去取風箏。

奶奶說過,如果一個人很招貓狗,小孩喜歡,那他的磁場很乾凈;相反,甚至是討厭,那他的磁場就會很亂,不幹凈。